北岛谈80后、90后诗人:有些年轻诗人写诗太随意

“为什么此刻到远古/历史逆向而行/为什么万物循环/背离时间进程/为什么古老口信/由石碑传诵/为什么帝国衰亡/如大梦初醒/为什么血流成河/先于纸上谈兵/为什么画地为牢/以自由之名……”8月8日下午,著名诗人北岛现身深圳海上世界胡桃里音乐餐厅,出席“第一朗读者”跨界诗歌活动,为深圳读者朗读了长诗《歧路行》的《序曲》部分,这是他看重的近作。

2007年,北岛接受香港中文大学的聘请,结束近二十年的海外漂泊之旅,定居香港。香港诗人廖伟棠曾撰文称:“北岛说他之前并没写过真正意义的长诗,到香港后,渐渐从多年动荡中沉静下来,常有想写的冲动,想弄明白过往的一切意味什么的冲动,在朋友激励下,他开始试着写《歧路行》。亲历的重大历史事件和漂泊的个人命运,或平行或交织,成为他新作的推动力。”《歧路行》发表于2012年春季号《今天》“飘风”特辑,次年,北岛以此诗获得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“年度杰出作家”提名。

在领取主办方颁发的“终身成就奖”后,他发表感言:“诗人最重要的是永远保持警惕,永远谨记自己的身份,不要因为荣誉、金钱,忘记自我。”和记者谈到当下80后、90后诗人的创作状态,他表示忧心:“他们中间好多人不读诗,虽然他们也写诗,可是根本不认真读诗,不认真读,就很难对诗歌有真正的理解。有些年轻诗人写诗也太随意。”文/汪小玲董乐宁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